急速赛车书摘丨汴京失陷记:金兵压境与北宋最后的挣扎

2019-09-13 18:34 http://deinrap.com

郭建龙著:《汴京之围》,北京:天地出版社,2019年7月。

书摘丨汴京失陷记:金兵压境与北宋最后的挣扎


围城

金天会四年(公元1126年)闰十一月初二,粘罕的军队一面向北京首都汴京奔来,一面对黄河北岸的怀州展开了最后的攻击。

怀州的北方就是莽莽太行山,这里是联结山西与河南的要道,只要怀州不拿下,金军在西路就无法获得完全的控制权。

怀州的知州叫霍安国,在他的领导下,宋军成功地阻挡了金军的进攻。两路金军本来约好在汴京会师,粘罕却比斡离不晚到了近十天,主要就是怀州守军的缘故。但随着金军攻势的加强,怀州岌岌可危,被攻克是旦夕之间的事。

危急关头,霍安国除了想到防守,还想如何以攻为守,不坐以待毙。他找到了部将范仲熊,请求他于当晚率领两百余精锐之士从城墙上吊下去,袭击金人的营寨。主要目标有两个:第一,金人的帐篷要放火烧掉,制造混乱;第二,要毁掉金人的大炮。与一年前相比,金人此次进攻最大的改变是对于大炮和攻城器械的运用,它们让宋朝的守军吃尽了苦头。只要将金军的炮处理掉,怀州就能多撑一段时间。

夜间,范仲熊率军下城,发现对方人数实在太多,想不惊动他们实在困难。直到夜里三更结束,才摸到了炮座,他派了十几个人放火,希望这场火能引起对方的混乱,好继续劫营。

但不幸的是,金军并没有出现混乱,而是将劫营的人围住了。于是偷袭变成了白刃战,宋军勇士们边杀边寻找出路。到了天亮时,他们集结到城下,重新被吊入城内,去时两百多人,回来时只有二十四人。

这一天白天,突然有人喊:“东南方向来救兵了!”据说,东南方出现了宋军的白色旗帜,霍安国立刻让范仲熊整理军马,准备开北门迎接援军。但就在这时金人却突然加紧了进攻,一瞬间已经上了城墙,将金军的黑旗插在了城楼上。怀州就这样失守了。

来救援的白旗部队并不是宋军的正规军,他们没有进城,而是眼看城丢了,也就慢慢散去了。

范仲熊与金军展开了巷战,最终被俘。他被押到了金军将领骨舍郎君的面前。与人们传说的青面獠牙的金军不同,范仲熊在被俘后的遭遇恰恰反映了金军战术素养的另一面。

书摘丨汴京失陷记:金兵压境与北宋最后的挣扎


骨舍首先责备范仲熊不懂得顺应潮流,但他很佩服范仲熊的英勇。范仲熊一心求死,可骨舍就是不杀他,还许诺饶他一命。骨舍还嘲讽说:“金人说话一句是一句,不像你们宋人说话没有信誉,既然饶了你命,就是饶了你命。”

他让范仲熊回去寻找知州霍安国,好一起见粘罕元帅。范仲熊被押着在城市里转悠,去了州衙,又到了城北,都没有找到霍安国,于是又回到了骨舍处。在这里他见到了泽州的一群降将。比起怀州,泽州更早被攻克,这些人投降后成了金人的座上宾客。不久范仲熊得到消息,霍安国也被抓到了。

第二天,金人押解范仲熊等人出了南城门,走了两三里,就来到了粘罕的营帐。粘罕坐在银交椅上,让怀州官员站在他的面前。知州、通判、钤辖、都监、部队将领站在第一行,第二行是外来支援的鼎澧路的部队将领,第三行是州官,第四行是监官,第五行是县官。

粘罕问众人,到底谁不肯投降?霍安国应声而出表示不降,第一行的人也都不肯投降。粘罕让他们面向东北拜金国皇帝,他们也不肯拜,于是这些人被脱去衣服绑了起来。

第二行鼎澧路的将士为了活命,立刻检举说范仲熊是主要抵抗者,于是范仲熊和一个县官张行中也被拖了出来绑好。

其余的人由于官小,都释放了事,连投降都不用。可见金军并没有滥杀。

那些绑起来的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,粘罕下令将他们杀掉。

就在行刑前,粘罕突然看到范仲熊没有一丝慌张,连忙问他怎么回事。范仲熊将前一天骨舍郎君饶他一命时说的话重复了一遍,特别强调“金人说话一句是一句”。粘罕听了笑起来,道声“不敢当”,就下令将范仲熊释放。其余的人,包括知州霍安国、济州防御使兵马钤辖张彭年、都监赵士、都监张谌、都监于潜、鼎澧路兵马钤辖沈敦、同统领鼎澧路兵马张行中,以及南道部队将五人,一同遇害。

从宋军的回忆录可以看出,金军并没有滥杀无辜,只是惩罚了一小批抵抗最坚决的人。粘罕作为金军中最觊觎北宋领土的统帅尚且如此,其余的人更不会滥杀。

盛龙乐园有限公司

地址: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玄武湖

售前热线:4008-888-888

邮箱:admin@deinrap.com